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510-5957397
邮箱:service@aonran.com
新闻中心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刘志:电荒是没有电力市场的必然结果

编辑:无锡库兹实业有限公司   字号:
摘要:刘志:电荒是没有电力市场的必然结果
电荒之声又起。夏季用电高峰已过,但8月底,南方电网通报,全网电力缺口达15%,而广西、贵州两省区电力缺口甚至分别接近40%和35%,进入电力供应红色预警状态。北方煤炭大省山西,也传出电厂煤炭库存不足,大面积非计划停机,13家电厂上书,反映经营困难。煤电顶牛局面再次上演。电企声称须向煤企征收暴利税;煤企反击:“即使煤价不上涨,电企也会因财务问题而亏损。”

何志成:中国与欧洲的利害关系

电荒年年有,一般都是夏季高峰时电力供应的不足,来去匆匆。但是今年的电荒,可谓2004年以来最严重的,且缠绵不去,究竟是为什么呢?

追问五大发电集团:火电亏损吗?

关于电荒,最普遍的说法是,煤价上涨导致火电企业亏损,发不出电或减少发电。根据中电联的行业统计调查,1-7月份,华能、大唐、华电、国电、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公司电力业务合计亏损74.6亿元,同比增亏82.7亿元。火电业务亏损180.9亿元,同比增亏113亿元,4-7月份各月,火电业务分别亏损17.1亿元、16.9亿元、29.0亿元和28.5亿元,月度亏损额扩大。可知,1-6月份,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亏损152.4亿元;但是1-6月份,火电生产企业实现利润总额87亿元。也就是,除五大发电集团的火电外,火电企业的利润是239.4亿元。可见,五大发电集团的火电亏损是电力业务亏损,但是整体火电行业和电力行业并不亏损,并都有盈利。

据中电联《报告》统计分析,自2003年以来,我国煤炭价格持续上涨,具有代表性的秦皇岛山西优混5500大卡煤炭价格从2003年底的275元/吨已大幅上涨到2011年6月底的840元/吨左右,累计上涨幅度超过200%,而销售电价涨幅还不到40%。火电发电的原材料煤炭价格的不断上涨,电价相对上涨缓慢,确实是实情,不过,在火电行业整体盈利的前提下,可以推想,当煤炭价格不那么高的年份,火电的盈利水平是不是太高了?

有一个现象颇为有趣,五大发电央企近几年火电(甚至是发电业务)不断亏损,但是装机容量却在快速增加。例如,大唐集团2009年装机容量突破了1亿千瓦大关,成为世界亿千瓦级特大型发电公司,7年间共新投产发电机组7086.35万千瓦,创造了行业公认的“大唐速度”。截至2010年底,大唐集团公司装机规模达到10589.59万千瓦,比组建时的2384.75万千瓦增加了3.44倍。根据电监会的报告,2010年,火电行业的装机容量增长8.53%,与公认属于暴利的水电装机容量的增长(8.72%)不相上下。疯狂的投资建设,带来的财务压力和风险都是显而易见的,1-6月份,电力行业的利息支出达到766亿元,超过同期电力行业实现的利润总额,企业财务负担持续加重,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。

五大发电集团火电的装机容量占到了80%以上,为什么火电亏损,但还是不断地建火电?为什么其他发电企业盈利,而五大发电集团却火电亏损,整体发电业务也亏损?当投资多元化后,还能保证出力发电吗?限于篇幅,不做探讨,但这些都是需要追问的。

追问电荒真相:是“计划电、市场煤”吗?

“市场煤、计划电”的说法,虽然有一定的合理性,但是概括我国目前煤电行业的现状,并不准确。这一说法,太过粗糙,忽略了对煤电行业的深入认识,也一定程度上掩盖或曲解了电荒背后的真相。

先看“计划电”的问题。在撤销电力部成立国家电力公司之前,应该说我国的电力行业搞的是计划经济。而之后,特别是在2002年电力改革、厂网分家之后,便不能用“计划电”称之,因为政府并没有对每一个发电企业有发电数量上的硬性要求。如果真是“计划电”,即政府要求每个发电企业发多少电,也许目前的电荒可能不会上演。但是,不是计划那是否就是市场呢?电力改革至今,发电厂几乎都由国有企业占据,非国有企业不足5%,而五大央企的装机容量就几乎占据了全国的一半。即使不说国有企业所有人缺位的问题,至少可以说目前我国的发电市场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。

“市场煤”的表述同样有问题。首先煤炭市场也并非是充分竞争的正常市场。目前煤炭市场基本由中央或地方的国有大型煤炭企业把持,特别是在近几年所谓“国进民退”的煤改之后,如山西的五大煤企占据了山西煤炭生产的一半多的份额。而在煤改之中,更是清晰可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大手是如何操弄煤炭行业的。除了直接干涉煤炭产业组织,政府对于煤炭的价格,也是关怀有加,今年4月份,发改委约谈主要煤企,要求保持价格稳定。电煤市场,离“市场”更加遥远。2008年6月19日开始,国家发改委对电煤市场进行直接的价格干预,制定了最高限定价。几次煤炭订货会都是在发改委的限价政策下,煤企与电企的强作之合,这为电煤合同兑现率不高、电煤紧缺埋下了伏笔。不仅如此,煤炭的市场供应,也不是完全以价格为导向,比如煤炭的出省交易,地方政府具有极强的支配能力,人为分割市场,限制出省,以保证地方利益。

“计划电”没有计划,“市场煤”不够市场,背后的实情是相同的,那就是改革形成的格局是国有企业的寡头垄断与政府的管制。而这其中,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之间、火电企业与交通运输之间、发电企业与电网企业之间、企业与政府之间、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,矛盾重重。电荒就是这些错综复杂的矛盾僵化、无法理顺的表现。

涨价难解电荒 市场化是唯一出路

目前我国的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由政府直接制定。“定价电”或“管制电”的说法,比较能反映2002年电力改革形成以电价管制为主要特征的电力行业。电价的管制,人为地扭曲了资源配置,是造成电荒现象的直接原因。例如,山西多数火力发电厂买不起或买不到本省的煤,甚至舍近求远购买内蒙古较为劣等的煤,设备利用率严重不足。因为,山西火电的上网电价长期以来几乎都是最低的。再如,贵州在南方煤炭资源较为丰富,但是上网电价较低,所以,大量煤炭卖给邻省,本省电厂无煤可发电。

电力改革形成了电力行业的利益主体具有利益激励的电力企业(包括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),但它们却没有定价权。电力改革也基本没有形成电力供求双方接洽的市场,电力用户只是电力商品的被动接受者,一般都有挑选卖家和认购电力的自由和可能。企业没有定价权,电价由政府制定,那么电价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价格,只是一个利益分割的界点。须知没有市场,就没有价格。而所谓价格机制,就是通过价格来调整供求,达到市场的均衡,这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原理之一。

所以,电荒最根本的原因是,没有市场、没有价格机制来调整供求关系。上调电价,只能是在短时期缓解电力企业的财务压力,最多可以多提供一些电力,但是这种供给的增加依然是无关需求的。今年的电荒,有一种分析是,经济发展的速度超过了电力供应增长的速度。这不正说明电力的供给和需求脱节,电力市场缺失的问题所在吗?在没有电力市场的前提下,任何调整电价的方式,包括煤电价格联动,对于解决电荒,都是徒劳无功,甚至适得其反的。

解决电荒的问题,除了电力市场化改革,还有什么出路呢?
上一条:火电厂将诞生最赔钱央企 谁该为“电荒”负责? 下一条:暂时没有!